遥海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他入睡了。在潮水般的困意涌来时,他最后的念头是能有一个绚丽的梦。
可惜梦是没有色彩的,何以称作绚丽的梦呢。不管怎样,他确实做了个梦。但是在醒来的瞬间,他把梦的内容遗忘得一干二净。
他很懊恼。
但有时候,梦就如同夹缝里的风,呼呼地猛烈地吹着,一伸手什么也抓不住。
他只觉得胃里的白开水在晃晃悠悠。
时间已经不多了。你在干什么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好气好烦躁…… 希望明天事情能好起来……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诶呀困 die...

嗨呀锦衣卫好看!

风是时间的怒号。

与梦越来越近,就像风穿堂而过。